“两个黄鹂鸣翠柳”是杜甫第一美诗

文章简介:“两个黄鹂鸣翠柳”是杜甫第一美诗,0 【古典诗词,新鲜解读】 丁启阵 两个黄鹂鸣翠柳,一行白鹭上青天。 窗含西岭千秋雪,门泊东吴万里船。 ——杜甫《绝句四首》其三? 宝应。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“两个黄鹂鸣翠柳”是杜甫第一美诗相关信息。

  0
  【古典诗词,新鲜解读】
  丁启阵
  两个黄鹂鸣翠柳,一行白鹭上青天。
  窗含西岭千秋雪,门泊东吴万里船。
  ——杜甫《绝句四首》其三?
  宝应元年(公元762)六月,杜甫世交麻吉成都尹严武奉召入朝,回了长安。七月,剑南四川兵马使徐知道纠集蛮夷造反。八月,徐知道被剿灭。其间,杜甫携家往梓州避难。次年,安史之乱平定。又次年,公元764年春天,严武被委任为剑南节度使,再次镇蜀。杜甫跟着携家回到成都,回到草堂。

本文来自军事新闻网http://www.zhihuiyixue.com/


  这首诗便作于返回成都不久。
  不难想象,写诗的时候,杜甫心情不错。
  杜诗学者王嗣奭便围绕这个心情,展开阐释,称这首诗是杜甫的“自适语”,用今天的话说,自在开心的话语。他具体解释道:“草堂多竹树,境亦超旷,故鸟鸣鹭飞,与物俱适,窗对西山,古雪相映,对之不厌,此与拄笏看爽气者同趣。门泊吴船,即公诗‘平生江海心,宿昔具扁舟’是也。公盖尝思吴,今安则可居,乱则可去,去亦不恶,何适如之!” 本文来自军事新闻网www.zhihuiyixue.com
  王嗣奭这一番话中,“乱则可去”,其实已经有点推测的意思了。许多学者不敢作这样的推测,一般只说到杜甫很开心。例如,仇兆鳌只说这诗“咏溪前诸景”,萧涤非先生只说诗中有“喜悦情调”。
  跟王嗣奭差不多的是《杜诗镜铨》的编者杨伦,他说末句“门泊东吴万里船”,“亦寓下峡意”,意思是杜甫有走出三峡(离开蜀地)的意思。
  《读杜心解》作者浦起龙的解读,走得更远。浦氏把黄鹂、白鹭、西岭、东吴四种名物都加以坐实,认为分别指严武、杜甫、多变故之地、可游憩所在。认为诗人有希望蜀地安定的意思,因为“蜀安则身安”。浦起龙对只用四种景致阐释此诗的注家很不屑,谓之曰“浅也”。浅者,肤浅也。
  当然,还有比浦起龙走得更远的。据说,有人把这诗联系到当时的朝廷政治斗争上去,认为两个黄鹂指两个权倾朝野的小人,而白鹭指远走江湖的高人隐士。
  民间更有戏说此诗的。有好事者,把它当做菜名谜语,四句诗分别是谜面,谜底是三菜一汤:两个黄鹂鸣翠柳,两个炖黄蛋,上面覆盖一层清香葱叶;一行白鹭上青天,把熟蛋白切成小块,排成一行,下面垫上一张青菜叶;窗含西岭千秋雪,清炒蛋白一小撮;门泊东吴万里船,一碗清汤加调料,上面浮几块蛋壳。
  杜甫作这首诗的时候,想到了哪些意思、哪个层次呢?正确答案,自然只有杜甫本人知道——没准杜甫本人也不知道,正如后来李商隐所说的,他也“当时已惘然”。所以,我的意见是:见仁见智,悉听尊便。但是,倘若有人非追根究底,打破砂锅璺到底,我自己的意见是:诗人只是表达重返草堂的愉快心情,王嗣奭的“寓下峡意”也是没有的。理由是,心里有了逃离的算计,就不可能是纯粹的快乐了,甚至就快乐不起来了。试问:一个作了逃离北上广心理准备的白领,北上广的种种美景,他或她还有心认真欣赏吗?
  佐证当然也是有的。同一时期写的诗歌,《草堂》历数离乱景象后,写到返回时的欢快场面:“入门四松在,步屟万竹疏。旧犬喜我归,低徊入衣裾。邻舍喜我归,酤酒携胡芦。大官喜我来,遣骑问所须。城郭喜我来,宾客隘村墟。”这种情景下,怎么可能会想到退路呢。事实上,杜甫明白说了,“望东吴”,那是在梓州一带避乱三年间的心思。《破船》“平生江海心,宿昔具扁舟”,说的也是从前的想法。眼前船只年久失修,也懒得修葺,“下愧东逝流”说明此时已经没有从前的念头了。
  至少,相当一段时间内,乱后思定,加上跟严武关系尚好,杜甫是打算在草堂安居下来,不再迁徙的。
  接下来的一个问题是,这诗好不好?
  我相信,今天绝大多数读者都会不假思索地回答说:“好!”
  但是,曾经有人有过微词。明代杨慎说:“绝句四句皆对,少陵“两个黄鹂鸣翠柳”是也。然不相连属,即是律中四句耳。”杨慎不喜欢杜甫这首诗,认为四句诗的意思各自独立,不相联系,缺少完整性,就像律诗中摘出来的四句,他推崇的是“字句虽对,而意则一贯也”。换言之,杜甫这首诗不是合格的绝句。
  对此,仇兆鳌有很好的反驳。仇氏大意是:唐诗绝句有各种作法,有散起散结的,有对起对结的,有似对非对的,有散起对结的,有对起散结的,有全首声律谨严不爽一字的,有平仄不谐而近于七古的,有平仄未谐而并拈仄韵的,有首句不拈韵脚而以仄对平者的。总而言之,不像杨慎所说的,只有散起散结的一种,也有像杜甫这首一样的对起对结的。仇兆鳌等于给杨慎上了一堂绝句诗歌做法的基础课。
  萧涤非先生可能是出于对杨慎说法的不满,在注释中说了一句:“全诗四句皆对,一句一景,似各不相干,其实是一个整体,因为具有同一的喜悦情调。”
  其实,我倒觉得,就算不替杜甫辩护,就当这首诗是个“四条屏”,也不错。对书法、绘画艺术有相当研究的大诗人杜甫,他不客气不知道,四条屏本身就是一个整体。屏风这种东西,古已有之,汉唐时期,富贵人家普遍使用这种东西。
  参考王嗣奭的“自适”说,萧涤非的“喜悦情调”说,以及浦起龙的称《闻官军收河南河北》为老杜“生平第一首快诗”,我姑且提出一种说法:这是杜甫平生第一首美诗。
  具体地说,有如下数美:
  对称美。两个对一行,黄鹂对白鹭,鸣对上,翠柳对青天;窗对门,含对泊,西岭,对东吴,千秋对万里,雪对船。除了窗对门、西岭对东吴声调不是平对仄,雪对船不是同类事物之外,其他对得都相当工整。
  色彩美。词语上的对称,在色彩上构成了明艳的画面,黄、白,翠、青,白(雪),碧(水),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春天。
  景物美。黄鹂好声音,白鹭好颜色、好身形,雪山好景致,渡船好造型。
  构图美。四句诗,分别是四幅画。其中窗含西岭千秋雪,门泊东吴万里船,都是我国古代园林艺术中的借景手法,纳天地大景于咫尺之间,可谓巧妙。
  心情美。景语即情语。四句诗不是焦点透视、一眼所见,是散点透视、环视四周所得,是全景组合。换言之,诗人凡所触目,皆是美景。诗人的心情之美,不言自喻。
  范成大《吴船录》:蜀人入吴者,皆从合江亭登舟,其西则万里桥。杜诗“门泊东吴万里船”,此桥正为吴人设。门泊东吴万里船,我认为,在杜甫作诗的当时,未必是退路之计,而可能是一种遐想,艳想。“越女天下白”,“思吴胜事繁”,早年游历吴越地区留下了许多美好的记忆;还有江东地区有一批杜甫诗歌的爱好者、知音,他们在那里刻印了杜甫的诗集,争相传阅。吴越,是一片令杜甫感到愉快的土地。这也是一种心情美。
  杨慎所诟病的四句皆对、不相连属,其实正是杜甫这首诗的妙处所在:鹂鸣鹭飞,触目皆景,丰富、饱满的画面,完美地表现了诗人当时的愉悦心情!

免责声明:凡本站未注明“原创”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,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@zhihuiyixue.com。